话语标记

篇一:话语标记

摘 要:话语标记是口语交际中一种十分常见的语言现象。本文回顾了国内外话语标记的研究现状,指出国外话语标记的研究已逐渐从句法、语义转向认知。国内的研究,除了直接继承国外相关理论,还引入了其他最新理论并获得了新的发现。

关键词:话语标记 篇章 认知

话语标记曾被认为是口语中的“填充语”(filler),最初并未得到重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语用学等学科的确立与发展,话语标记越来越受到研究者的重视。

一、国外话语标记研究

国外话语标记的研究主要有两个角度:一是篇章角度;二是认知角度。

篇章角度的研究,就是根据话语标记的篇章特征分析其语篇功能,探讨其与连贯之间的关系。Schiffrin是话语标记研究的代表学者,她的Discourse Markers(1987)是第一部系统研究话语标记的专书。她对话语标记的定义是:切分话语单位的顺序性依附成分(sequentially dependent elements which bracket units of talk)。从这个定义可以看出:话语标记的作用是切分话语单位;话语标记是一种顺序性依附成分,与话语组织的序列有关。Fraser(1999)认为,话语标记的语用功能主要体现在前后话语之间的某种联系上,它们的核心意义是程序性意义,为话语理解提供方向以引导听话者识别话语的前后关系。这种功能类似于某种双位关系,在其所在的话语片段和前述话语片段之间添加某种联系。这些研究主要考虑话语标记在“相邻语对”(adjacency pairs)之间的连贯作用,不太注意话语标记的情态、语气等语用功能,也未能揭示话语标记存在的认知理据。

二、国内话语标记研究

(一)连贯理论、关联理论的继承

冉永平(2000)将话语标记界定为“在话语中起语用作用的词语或结构”,话语标记为话语理解提供信息标记,具有对话语理解起引导作用的程序性意义,从整体上对话语的构建或理解产生影响,具有动态的语用特征。刘丽艳(2005)将话语标记界定为:互动式口语交际中所特有的一类功能词(或短语),在句法上具有相对独立性,在口语交际中没有概念义,只有程序义,其功能体现了认知主体的元语用意识。莫爱屏(2004)、朱铭(2005)指出关联理论对话语标记具有较强的解释力,并探讨话语标记的使用和关联的重要关系。近几年来,较多的学者从连贯的角度研究话语标记的连接作用。

(二)语用学理论的运用

(三)语法化等理论的运用

从来源上看,话语标记大多是意义实在的语言结构的虚化。因此,运用语法化、词汇化、主观化等理论探讨话语标记的来源和形成过程也是学者们研究兴趣之所在。

方梅(2000)认为,弱化连词具有话语组织和言语行为功能。高增霞(2004)指出,话语标记“回头”在连动语境中发展为只表示一种步骤意义,体现了说话人组织话语的痕迹。董秀芳(2007)运用词汇化和语法化理论探讨了话语标记“谁知道”和“别说”的来源。张德岁(2009)分别从“你”的泛化和“想”的虚化两个方面考察了话语标记“你想”的虚化和形成机制。殷树林(2009)指出“这个”和“那个”的话语标记用法来源于其定指用法。

(四)其他研究角度

一是跨语言对比的角度。王红、葛云峰(2004)对比了英语和汉语中的重构性话语标记“namely”和“即”。邱明明、王吉民(2008)比较英汉话语标记的宏观功能。林素娥(2012)指出,新加坡华语“懂”的常见搭配发展为表现言谈主体元语用意识的话语标记。

三、结语

综上所述,国外话语标记的研究已逐渐从句法、语义转向认知,以揭示其心理理据。国内的话语标记研究,除了直接继承国外的连贯、关联等相关理论,还大胆引入了言语行为、元语言等理论,并通过运用语法化、类型学等最新理论,获得了新的发现。此外,还有意识地借鉴了社会语言学、语料库的方法。在研究对象和方法上,也经历了从宏观到个案、从单一语种到多语种对比等变化。另外,也有学者对方言话语标记和少数民族语言话语标记的研究作了大胆的尝试。

篇二:话语标记

摘 要:“好家伙”本来是由一个形容词“好”与名词“家伙”构成的名词性偏正短语,但是其在使用的过程中,一部分已经由句子的中心成分独立出来,而逐渐演变成带感情色彩的话语标记。本文重点分析“好家伙”作为话语标记的语用功能、使用的语义背景、语用价值。

关键词:好家伙;话语标记;功能;价值

[中图分类号]:H1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6)-14--01

一、关于话语标记“好家伙”

1.共时语料的多义性。在现代汉语层面上来看,共时语料中的“好家伙”是个多义形式。这主要是因其中心语的意义不同引起的。“家伙”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为:指工具或武器;指人(含戏谑或轻视意);指牲畜。由此在与形容词“好”进行搭配后也会呈现不同的意义,且在句中的位置比较固定,一般作为句中的中心语,如“虽然蚂蟥都不是好家伙,但水蛭却能准确地预报天气”中“好家伙”就指其第三个义项,在句中作为中心语出现。但是这些带有实际意义的形式中一部分已经虚化,成为一个意义不明显,而重于表达言者观点和态度的话语标记,且位置变得不固定可在句中出现,也可以单独出现;可在句尾出现,也可在句首出现,与有明确意义的“好家伙”有着明显的不同。

2.话语标记“好家伙”的形成。“好家伙”作为一个名词性偏正短语在句中一般是以宾语的形式出现,表达个人对“家伙”所代表事物的态度,含有一定的感情色彩,如“这不是一个好家伙”。一般在句中作宾语,后来“好家伙”在句中变得相对灵活,可以独立成句进行感叹,又可在句中作为插入语,改变了以前狭小的使用范围,但是意义却没有以前具体。作为这种形式的“好家伙”已经固化,基本意义也逐渐虚化,用于句中已不表示具体事物,只表示一定的感情色彩;功能方面也已凝固为一个话语标记,此外在使用模式上也有自己鲜明的特征。

二、话语标记“好家伙”的语用功能

1.传递情感的功能――惊讶、感叹。话语标记“好家伙”用于句中一般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所以一般用于感叹句、反问句,以加强情感;少量为陈述句,在用于停顿时来突出自己的态度,有时采用重复出现的形式来加强自己的情感。

1.1表示惊讶的感情色彩。如:“好家伙!居然用党参烧柴。”我心里感叹但实在不好说出口。这句话中重点表达作者的惊讶态度。

1.2表示感叹的感情色彩。如:“1、2、3、4、5、6,好家伙,这群大熊猫有6只。”句中表示对大熊猫数量的感叹。

2.话题处理功能,将一个谈论对象前景化所采用的手段。如:“登上顶峰一看,好家伙,这大概是自从人类登上珠峰以来顶峰最拥挤的一次了。”句中将要表达的“拥挤程度”用“好家伙”引出来,使其前景化。

3.信息功能。当“好家伙”出现时,言者一般传递出两种信息:自认为或心中早已有的想法;现实中的情况。通过两种情况之间的对比,来突出自己的情感态度,以更有利于言者表达信息。如:“好家伙,妇道人家敢教训我这大丈夫!”言者通过“好家伙”的感叹来传达“我”不能被妇道人家教训但被教训后的指责态度。

三、使用的语义背景

“好家伙”不仅可以出现在口语中,而且在文学作品中为描写突出人的心理活动时也会使用。这主要是因为其表现的是言者的想法或对某物的态度,以此来展现自己的观点或看法,其出现的语义背景主要表现为两种形式:自言;他言。

1.自言。主要是言者自己跟自己的对话,这既包括自言自语,也包括心理活动(多用于文学作品中),以这种形式来表示自己惊讶或感叹的情绪。如:我轻轻走到主席办公桌旁,捧走烟灰缸。好家伙!光烟头也足够我们四名卫士抽一天。

2.他言。主要是言者跟他人对话,在对话过程中言者为了突出自己的态度观点,故意使用“好家伙”,在引起听着注意的同时,也希望听着有与自己相同的观点。如:“好家伙!仗打得真厉害!”他赶紧扔下它。

四、语用价值

“好家伙”作为话语标记有反预期信息的功能。这主要是因为“好家伙”中通常存在或隐含某种预期信息,而实际情况或判断与预期信息相反或不符,通过凸显事实的已然发生来否定未发生的预期,来实现反预期的用意,表达相应的观点。如:贺人龙立刻缓和了口气说:“好家伙,如今竟是这么严了?”这句话中通过“好家伙”来突出自己以前的想法与如今的情况不同,从而实现反预期的用意。

参考文献:

[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M].商务印书馆.2012.

[2]管志斌.表征询的话语标记“你说”[J].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期.

[3]董秀芳.汉语书面语中的话语标记“只见”[J].南开语言学刊.2007年第2期.

[4]陈一 刘丽艳.话语标记“我跟你说/讲”[J].中国语言学报.第24期.

[5]吕为光.责怪义话语标记“我说什么来着”[J].汉语学报.2011年第3期.

篇三:话语标记

话语标记“我说/你说”的词汇化研究

一、引言

1.所谓话语标记,就是指序列上划分言语单位的依附成分,其主要功能是表达说话人对语流中话语单位之间的关系或者言谈事件中受话人角色的态度、视角和情感(董秀芳)。一般认为,话语标记本身几乎没有任何概念意义,并不对命题的真值意义发生影响,它作为话语单位之间的连接成分,起到指示前后话语之间的关系的作用。

2.词汇化的过程或现象可以说是一个短语或由句法决定的其他语言单位在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其自身变成一个稳固的词项,并且进入基本词汇或一般词汇汉语中。词汇化的本质就是语言演变中语义成分整合成词的过程及结果,它是一个动态的语言演变过程。

3.一些话语标记的产生是词汇化的结果,它们经历了由句法单位凝固成词汇单位的过程。本文主要讨论的就是“我说”由主谓短语演变为话语标记的词汇化过程。

二、“我说/你说”的使用模式及基本特征

2.1 “我说/你说”的使用模式

“说”的基本用法是一个动作动词,表示“用话来表达意思”(《现代汉语词典》), 是引进一个用言语表达的命题。在现代汉语中,“说”用于表示言说意义最为常见,在对话中,“说”经常与人称代词“我”、“你”结合,不仅能表示“说话”等动作行为义,还可以表示“认为”等认知动词义,甚至还可以发展为一种专门表明说话人的意图、愿望、情感的话语标记。例如:

*1、五远说的都是气话,其实,我心里很难受。(王朔《空中小姐》) *2、你说呀,孩子哪来的?(张琢真《迷失的打工妹》)

*3、五远,爹今天刚从医院回来,你就当着给他老人家拜寿,到上屋看看他,好吧?(曹禺《北京人》)

*4、我说,这美国也真够神的,还真能省钱。(曹志林《北京人在纽>>)

我们可以看到,例1、2中的“我说”、“你说”都是主语十谓语,“说”表示“说话”,意义实在,可以重读,是命题的客观信息。而例3句的“我说”则是引出了说话者的建议,体现出商量的语气,显得比较委婉、礼貌,“我说”不直接表达话语的命题内容。例4中的“你说”也并非说话者真的要听话者说什么,而只是表现出说话者希望从听话者那里得到认同的反馈,“你说”主要是表达情态的,不能重读。例3、4两句中的“我说’,、“你说”不具有任何概念意义,仅仅表示说话者的立场和态度,这就是话语标记的用法。

作为话语标记的“我说/你说”通常放在句首或句中,常作为独立成分,与前后的成分隔开,后面的成分常常是一个完整的句子,可以是陈述句、疑问句或感叹句,“我说”后面还能带祈使句。“你说”后面多是疑问句,“我说/你说”后还能加上“啊、呢、哪”等语气助词。

2.2 话语标记“我说/你说”的基本特征

(一)、典型动词“说”除了可以带上时体助词“着、了、过”来标记时体,还可以带上各种补语,而作为话语标记的“我说”、“你说”则不可以,因为这里的“说”不具有实在的动作意义,已不再具有时间性。例如:

*5.你说了这美国也真够神的,还真能省钱。

*6.你说得对,这美国也真够神的,还真能省钱。

另外,否定式也不能直接把否定副词加在“说”的前面,例如:

*7.我不说,爹今天刚从医院回来,你就当着给他老人家拜寿,到上屋看看他,好吧?

*8.你不说这美国也真够神的,还真能省钱。

(二)、作为话语标记用法的“说”不能受否定词直接否定,句子的否定形式也不是在这个动词前,这充分说明,话语标记用法的“说”并不是句子的谓语动词,而是句法之外的成分。

(三)、作为典型动词,“说”可以受各种副词或其他成分的修饰,而话语标记中的“说”不能受任何词语的修饰。例如:

*9.我说你别打岔,我们这儿切磋艺术呢。(王朔《一点正经没有》)

*10.我这么说你别打岔,我们这儿切磋艺术呢。

很明显,“我”与“说”之间插入“这么”,就不再是表示提醒听话者注意的话语标一记了,变成了主语+谓语的短语,“我”与“说”之间的关系变松散了。

(四)、表动作义的“说”可以重叠,而话语标记“我说”中的“说”不能重叠,例如:

*11.我说,老李,你得注意身体呀。那么瘦还行?(老舍《铁牛和病鸭))) *12.我说说,老李,你得注意身体呀。那么瘦还行?

但话语标一记“你说”与“我说”在重叠方面颇有不同,“你说说”后面跟上小句宾语,既可以表示说话者要求对方说出自己的看法,也可以表示强烈的主观情态,希望听话者赞同自己的看法。例如:

*13.你说说,干部们发了话,能不听么!(人民日报1995)

(五)、“说”只有与第一、第二人称结合能产生话语标记的用法,且通常是单数形式,与第三人称则不能产生此用法。例如:

*14.他说碰上这样的看官,是多么倒胃口的事。(张欣《多嘴)))

*15.你说碰上这样的看官,是多么倒胃口的事。

把第二人称换成第三人称后,例句15虽然可以成立,但在语义上与例句14句有了明显的区别,14句里的“他”为主语,“说”为谓语,具有实实在在的动作义,“他说”后面的内容也就成了“说”的宾语。

三、话语标记“我说/你说”的功能

我们知道,话语标记在话语理解过程中的功能是使说话人清晰地表达其意图,达到最佳关联,帮助引导听话人去理解话语,减少听话人话语理解时所付出的认知努力,从而进行成功的交际。“我说”、“你说”作为话语标记,在言语交际中的功能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3.1 人际互动功能

涉及到交际双方的态度。“我说/你说”在交际中常有以下功能:

(1)、提醒听话者注意

在对话中,当说话者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想法时,为了使听话者把注意力聚拢到说话者即将叙述的重点上来,说话者总倾向于使用一些话语标一记来引起听话者的注意。例如:

*16.哎,我说主任,以后有这种事情,您就别声张了。(陈建功、赵大年《皇城根》)

话语标记“我说”用在句中,表示向听话者打招呼,以引起对方注意,然后,表明自己的看法,语气比较缓和。在“我说”的前后仍可叫出对方的称呼,也可以不叫。类似的话语标记还有“你听我说”、“依我说”等。

(2)、加强委婉语气

说话者在发表见解、提出建议的时候,出于礼貌,经常会使用话语标记“我说”来舒缓口气,加强委婉的语气。例如:

*17.我说咱们都别去了。(刘月华)

加上了“我说”就避免了生硬和直白,有了商量了语气,显得委婉、礼貌。 话语标一记“我说”还有一种变体,即“不是我说”,如:

*18.不是我说,这就要怪三哥了,他也是外面跑跑的人,听见姓范的吩咐汽车夫上舞场去,也不拦一声!(张爱玲《倾城之恋)))

“不是我说”表明了说话者主观态度,当说话者要做出一个可能会引起听话者不快的、具有负面性的判断时,通常使用该话语标记,表明自己做出这个判断是有依据的,明明是说话者自己在说话,却偏偏说“不是我说”,这种有话不直接说,非要绕圈子的表达方式,常常可以缓解话语中不礼貌、不得体,让语气变得更委婉,让对方更易接受。这也可以说是汉民族话语交际特别崇尚谦虚原则和得体原则的心理反映。

(3)、表现责备语气

话语标记“我说/你说”用在会话中,还可以表示不满、责备的语气,例如: *19.我说你懂不懂这的规矩。在美国没有给人递烟的,想抽烟,去那边。(曹志林((北京人在纽约}})

*20.你说你吃这没头没脑的醋有意思么?(王朔《过把瘾就死》)

(4)、征询对方的看法

在对话过程中,说话者不仅仅希望听话者注意自己的话语内容,同时也希望听话者能做出反应,从听话者那里得到期望的情绪或信息反馈。“你说”在句子就体现了这种功能。例如:

*21.你说吧,这朋友交不交?交,咱们有交的法儿;不交,咱们也有不交的道儿。(陈建功《皇城根》)

“你说”有时是征询对方的意见和看法,让对方表态,而目的在于表明说话者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希望得到对方的认可与赞同,这样以“接受者为中心”,主动请求对方的意见,也有表谦虚的礼貌作用。

有时候,说话者并不是真的想让对方说话、表态,完全只是想表明自己的看法,一日气说出一大串话,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你说”主要起到使听话者注意后继信息内容,保持信息交流顺畅的作用,同时也含有希望得到对方认同的意味。

*22.你说阿春这人,说真的。你说要什么你说远论长相,那是没的说。你说论才, 那口才那英语,说得比美国人都地道。哥仑比亚大学毕业,在大公司干过,谁见谁喜欢。你说哪个男人见了不喜欢。(曹志林《北京人在纽约}))

3.2语篇组织功能

话语标记虽然游离于句法结构之外,但它位于语篇结构中,在话语叙述层上对被述层的命题内容进行结构调控。“我说/你说”在会话中,对语篇的组织有以下几个作用:

(1)、引入新的话题

话语标记“我说/你说”在会话中,可以引出说话者下面的话题,标示出说话者意图,提示听话者自己有话要说,请听话者注意。如果话语标记不出现,那么新的话题的开始会显示比较突兀。因此,在话题开始时,使用“我说/你说”起到了强调或突出说话者接下来要说的话语的命题内容的作用。例如:

*23.“我说,明天就要考试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你看我们哥几个都在开夜车了。”(网易论坛)

(2)、维持会话的连贯

维持会话的连贯主要体现在“我说/你说”的话轮转接功能上。在对话中,说话轮次的分配并非事先派定,因此在交际过程中有可能出现冷场或重叠发话等影响交际连贯性的现象。

在会话中,使用话语标记“我说”可以抢夺话轮,插入到别人正在进行的谈话中。如下例中

A、B、C三者的对话:

A:“四姑娘山的风景一定很美,我们这次可以一饱眼福了!”

B:“是啊,难得有这样一次机会,想想都??”

C:“五远,我们还是别去了吧,听说这个季节大雪封山,上山很危险啊??”(摘自搜孤)

“你说”表明说话者希望听话者发表意见、看法,说话者就把下一话轮的说话权指派给了听话者。例如:

*24.你说这李编辑吧,真是哪儿哪儿都好,你说人厚道,是吧?(((编辑部的故事)})

在会话内容的连贯上,“我说/你说”在语篇中还具有限定后面命题内容的功能。

四、结语

词汇化是语言发展演变的一种形式,它为语言提供了新词,使词汇系统不断丰富。在现代汉语中,一部分话语标记的形成就是词汇化的结果。本文选取对话语标记“我说/你说”的共时用法进行了描写,并对其形成过程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对这类话语标记词汇化过程中的规律性的东西进行了概括。通过这些分析,探讨了“我说/你说”词汇化的动因与机制,明确了语义、语用、认知在词汇化过程中的不同作用。希望本文能对进一步的研究提供经验,同时也对其他类似的词汇化研究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2)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3)刘月华.对话中“说”“想”“看”的一种特殊用法[J].中国语文,1986(3).

(4)谷峰.“你说”变体的使用特征及“你说”的语法化[J].《中国语文研究》,2004

(5)董秀芳.论句法结构的词汇化[J].《语言研究》,2002(3)

(7)耿小敏.“我说”类元语言的研究[D] .上海示范大学, 2006.

(8)田源.汉语“说”类动词研究[D] .华中师范大学, 2007.

话语标记

(9)谢芷欣.我说口语结构“我说”[D]. 广州大学人文学院 ,2004.

(10)沈家煊.词义与认知—《从词源学到语用学》评介[J].《外语教学与研究》,1997(3).

(11)曾立英.“我看”与“你看”的主观化[J].汉语学习,2005(2).

篇四:话语标记语的功能

话语标记语的语用功能和语篇功能

学者们基本上认为, 话语标记语具有Halliday ( 1985) 所说的语言三大元功能中的语用功能和语篇功能。由于话语标记语多数缺乏语义(命题) 意义, 通常被认为没有概念功能, 但这不等于话语标记语没有意义。Ostman( 1981: 39- 40) 认为, 语用功能是话语标记语的主要功能。Ostman( 1981: 39- 40) 认为, 话语标记语的语篇功能是标记事件和话轮。Brinton( 1996:

38) 主张要分析话语标记语的语篇功能,需要考虑比Halliday 所用的更大的语言结构, 即超乎句子层面的、包括整个话语的结构。Aijmer( 2002: 46) 指出, 具有话语框架功能的话语标记语在说话人即将转换话题或者交谈出现中断之时使用, 目的是引起听话人的注意。Brinton ( 1996) 认为, 话语标记语能表达主观意义和人际意义。

话语标记是说话者为了促进、引导解释过程而使用的一种手段。它主要体现语篇功能,来促进解释特定话语单位与它周围交谈情景之间的连贯关系。语篇建构功能是指说话者通过使用话语标记语把零碎的、不连贯的话语组织成连贯的、可明确表意的话语。

话语标记语的语用功能具有灵活、多变性,其受语境的制约程度很大。人际互动功能主要是指话语标记语在建立和调节人际关系,表达情感、态度、评价、判断、期待和要求,表明说话人的身份或地位,缓和语气,减少面子威胁、转换话题等方面的作用。作为话语交际过程中的一种明示信号标记,话语标记语的使用可以实现使说话者成功地引起听话者的注意与参与,标识话轮的转换,维持话语的正常进行,确认听话者是否按预期理解话语的意思,是否同意说话者观点等作用,从而调节交际双方的人际关系。这样的话语标记语有: Ok, right, well, you know, Oh。

话语标记语是话语交际中一种常见的语言现象,在不同的交际条件下具有不同的语用功能。发话人可以运用话语标记语构建语篇,表达自己的态度和情感,并对受话人的话语加工努力作出制约。

话语标记是说话者为了促进、引导解释过程而使用的一种手段。学者们基本上认为, 话语标记语具有Halliday ( 1985) 所说的语言三大元功能中的语用功能和语篇功能。

Ostman( 1981: 39- 40) 认为, 语用功能是话语标记语的主要功能。话语标记语的语用功能具有灵活、多变性,其受语境的制约程度很大。语用功能主要是指话语标记语在建立和调节人际关系,表达情感、态度、评价、判断、期待和要求,表明说话人的身份或地位,缓和语气,减少面子威胁、转换话题等方面的作用。话语标记语的语用功能包括语用制约功能,预测推理功能和语义明示功能.

Ostman( 1981: 39- 40) 认为, 话语标记语的语篇功能是标记事件和话轮。语篇功能是指说话者通过使用话语标记语把零碎的、不连贯的话语组织成连贯的、可明确表意的话语, 以此来促进解释特定话语单位与它周围交谈情景之间的连贯关系。话语标记语的语篇功能对理解话语结构和用意很有帮助,它可以使句子表达的命题或由这些命题引起的言语行为更明晰化且不改变句子表达的意义。话语标记语的语篇功能包括预测语篇理解功能和对语篇理解的限制和制约功能。

话语标记语的最主要作用还是帮助交际双方控制话语交际.作为话语交际过程中的一种明示信号标记,话语标记语的使用可以实现使说话者成功地引起听话者的注意与参与,标识话轮的转换,维持话语的正常进行,确认听话者是否按预期理解话语的意思,是否同意说话者观点等作用,从而调节交际双方的人际关系。这样的话语标记语有: Ok, right, well, you know, 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