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修改完整版下作文3000字_狗十三第二只爱因斯坦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九 
                        小鸡绒绒的悲剧 
  
  爱爱甜一口将欧阳贼吞入肚子,和蚊子军团的战斗终于结束。大家一片欢呼,相互拥抱在一起,庆祝胜利。随后,又围在我的身边,因为他们还是不明白:我是怎么搬到救兵的? 
  我看着小伙伴们的热切的眼睛,笑了笑,问他们:“呱呱,忙了大半夜,不觉得累啊?呱呱。”小伙伴们都摇着头笑着:“不累不累,第一次赢得这么漂亮,心里满是热乎乎的高兴劲,哪能那么快就累呀。” 
   我不好再作什么推辞,就将搬救兵的经过、结果和他们一起分享: 
  呱,你们一定会想,我爱因斯坦去搬救兵,应该是叫一群青蛙来和蚊子作斗争。呱呱,不满你们,其实我最初的想法也是搬青蛙来当救兵,但就怕难以突破两老怪物的封锁。当我忘记旅途的艰辛,忘记跋涉的苦难,回到我那清秀可人的家乡时,去找了一下我小时的伙伴——小白兔玛奥,和他说起蚊子的事。呱呱呱,玛奥和我的想法一样,那就是,如果搬青蛙来当救兵,呱,有两大缺点:一、大批青蛙要走陆路,容易被秃鹰和蝰蛇阻拦,呱呱;
二、即使大批青蛙到了目的地,蚊子也应有所查觉,不敢大肆进攻,时间上我们拖不起,因为我们要速战速决,腾出时间来对付那该死的秃鹰和蝰蛇。呱呱呱。 
  我和小兔玛奥,商量来商量去,觉得要搬救兵,最好的先择就是蝙蝠,呱呱。要是有蝙蝠当救兵的话,好处实在是很多:一、蝙蝠是“航空兵”种,他们在空中飞行,呱呱,地上的蝰蛇奈何不了他们,高空的死秃鹰也无计可施,呱呱呱;
二、蝙蝠可以采取突然袭击,傍晚出发,直奔目的地,马上组织进攻,全力围剿蚊子,让蚊子防不胜防,可以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呱呱;
三、蝙蝠的飞行能力强,擅长夜战,捕捉蚊子的效率还比青蛙高,因为他们使用的是超声波,即使是茫茫夜色之下仍能快速准确地将蚊子捕获,呱呱呱。优点实在是多,完全符合我们快速歼灭蚊子、达到节省时间的目的,呱。 
  实际上,呱,还有一个好处,我的朋友玛奥没讲出口,呱,那就是,这样的救兵,可以不惊扰我的爸爸,免得他替我担惊受怕、夜不能寐,呱呱。 
  讲到蝙蝠,自然要说说我朋友玛奥的朋友西西米,呱呱。西西米是我家乡猴不拉屎蝙蝠洞的蝙蝠的带头大哥,呱。一个偶然的机会,玛奥认识了西西米,成了朋友,我也曾见过西西米一次,呱。西西米简直就是蝙蝠的王中之王,个头虽不大,浑身上下却充满敏捷的睿智,呱呱,猴不拉屎蝙蝠洞的蝙蝠全都听从他的命令。 
  所以,只要西西米能帮我们灭蚊,那简直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所以,我回了家乡,只去找了找玛奥,和玛奥出去逛了一趟,呱呱。和玛奥出去逛,实际上就是去找西西米,呱。西西米听到我的请求,满口答应:“灭蚊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哪有不去的道理。”呱呱呱。 
  所以,我独自回到这里,呱。波果知道我必有奇兵,叫你们回去休息,我也是蒙头大睡,直睡到黄昏,呱。我们要养精蓄锐,等蚊子大肆出动,好一举歼灭他们,呱呱。 
  现在应该知道那黑影、那救兵是什么了吧。 
  小伙伴们欢声雷动,都在那静谧的黑夜里高喊:“爱因斯坦好样的”;
“爱因斯坦是我们的幸运星”;
“是爱因斯坦救了我们”。 
  然而,正是这致命的欢声,正是这迷魂药般的高喊,让我迷失了方向,让我的自信心急剧膨胀,不,不,应该说是我的虚荣心急剧膨胀。而这虚荣心,最终导致了小鸡绒绒的悲剧。甚至于可以这么说,也就是这可怕的虚荣心,直接导致了以后爱的村庄的出现的困境。 
  啊,可恶的虚荣心,是你,是你,让我迷失方向;
是你,是你,让我失去了该有的警惕;
也是你,是你,导致了小鸡绒绒的悲剧。 
我痛恨你,可恨的虚荣心。 
  就在小伙伴们欢声雷动时,就在小伙伴们在寂静的黑夜里高喊时,那个该死的臭老毒物悄悄潜伏进来。 
我们都没有察觉危险正向我们逼近,我们正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我们正在那兴奋的兴头上。臭老毒物向兴奋的我们发起了攻击,冷不防地窜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这条臭老毒物。当时,那蝰蛇离我只有一步之遥。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清这臭老毒物(上一次因为头皮发麻,只知道蝰蛇有碗口粗):好大好长的一条蝰蛇啊,碗口粗,足有三米长。青黑色的皮肤,幽幽地泛出一点淡光,使小动物们浑身上下感到阵阵凉气。脖子处的一块皮肤,倒是白色。吐着分岔的细长的信子,发出阵阵“嘶嘶”声。 
  臭老毒物猛地向我扑来。我使尽全身力气,往右边一拐,希望能尽快摆脱臭老毒物的进攻。臭老毒物像知道我会向右边跳开一样,也向右袭来。就在臭老毒物张开大嘴向我咬来的一刹那,一个身影扑过来……我得救了,而那身影却正正地撞在蝰蛇血盆大口里。 
  那救我的身影,是平时总爱斤斤计较的小鸡绒绒,是我觉得最应该是贪生怕死的小鸡绒绒。我怎么都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在我生命危在旦夕的一瞬间,小鸡绒绒却用自己的身体将我救下。我是眼睁睁地看着蝰蛇咬住绒绒的胸脯,怔怔地看着臭老毒物猛地一转身,迅速消失在草丛之中。老实说,我当时一定是吓蒙了。我没想到生与死就在这一瞬间。我没想到我们的兴高采烈一下子就被臭老毒物夺取,扔给我们的却是绵绵无尽的悲伤。同时我又清晰地感觉到绒绒永不后悔的毫无畏惧的神态…… 
  小伙伴们义愤填膺,冲出去追那可恨的臭蝰蛇…… 
  
  兴奋和悲伤同时降临我们,该怎么办?请看十章。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十 
            爱的村庄的困境 
  
  我眼睁睁地看着蝰蛇咬住绒绒的胸脯,怔怔地看着臭老毒物猛地一转身,迅速消失在草丛之中。小伙伴们义愤填膺,冲出去追那可恨的臭蝰蛇。 
  我呆在原地。 
  我被吓蒙了。 
  我就这么看着小伙伴们冲出去。 
  我也就这么看着小伙伴们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回来。 
  波果默默无言,轻轻拍了我一下,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接着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静…… 
  我们对视了好长时间,不,好长好长时间。这时,波果在沉静中发出一声话:“大家看看,平时总爱斤斤计较的小鸡绒绒在这危险的一刻救了爱因斯坦,难道不该感谢他吗?再说,正是臭老毒物害了他,难道不该惩罚他吗?”话音刚落,大家全叫喊道:“为绒绒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叫喊声渐渐平息,小伙伴们的目光“唰”的一声投到了我的身上,我知道他们的意思,便低下头来静静地思考。思考了几分钟,我把手一挥,示意叫大家回去休息。我已无话可说,胜利的兴奋和失去同伴的悲伤几乎同时降临到我的头上,天堂和地狱的大门同时向我打开,我无话可说,我的的确确、确确实实无话可说,我只希望小鸡绒绒的灵魂能在天堂里平静、安息。 
  我一夜没睡,我睡不着,我怎么能睡得着。我满脑袋都是绒绒、蝰蛇、死老秃子、爱的村庄。 
  但日子不会因为我的没睡而悄然停止,他依旧以惯有的步伐不紧不慢地前行。这不,随着太阳艰难地顶住厚厚的云彩,露出他的红彤彤的脸蛋,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小鸡绒绒的悲剧,归根结底,是我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是我的虚荣心在作怪,我在兴奋面前失去了应有的警觉性。想到警觉性,我目前最紧迫要做的,就是将岗哨制度建立起来。我叫来波果,和他商量岗哨的问题。波果还是那样轻轻地拍拍我:“明白,我马上去做。” 
  在波果飞出去的同时,臭老毒物此时却是春风得意、喜气洋洋。昨晚死蝰蛇是想乘我们打败蚊子军、疲惫不堪、失去防备时,将我咬死,一来可以重重打击我们,二来可以让我永远闭嘴,免得我在这里指手画脚。但臭老毒物没有想到,在紧急时刻,小鸡绒绒飞身出来,将我救下,蝰蛇的第二个目的没有达到。不过,蝰蛇还是很高兴,毕竟自己有了新鲜的可口的鸡肉吃。他将小鸡拖回,先扯下一个鸡腿,将剩余的整个吞入肚中,美美地睡上一觉。 
  春风得意、喜气洋洋的臭老毒物,跑到死老秃子的领地,把那鸡腿献给秃鹰,在那里添枝加叶地讲诉他的偷袭光荣史。 
  我仍旧一无事事地坐着,心情极其糟糕,脑袋乱糟糟的,眼睛看着天空,两眼发呆。 
  菁菁美妹飞了来。 
  “爱因斯坦,我觉得,我们该叫几个小伙伴,再多备些食物,作较长久的打算、以防万一。你觉得呢?” 
  我没好气:“吃吃吃,就知道吃,呱。” 
  菁菁美妹被我一呵斥,哭着飞了出去。 
  没想到我的这一通没来由的呵斥,将爱的村庄陷入了困境。 
  就在那天的中午时分,天空的卷云逐渐变厚起来,随即像是有谁故意将墨汁打翻,把云朵染成淡黑。淡黑的云层慢慢堆积起来,终于成了一块厚厚的大黑布,将天空团团围住。风也起来了,无情地敲打着树叶。随着一声惊雷,瓢泼大雨就哗啦啦地倾盆而下。风追赶着雨,雨追赶着风,风和雨又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到了晚上,暴风雨变得更加可怕。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暴风雨呀:电闪雷鸣,暴雨哗哗,像是天河决了一道口子,凶猛地往下浇;
风卷着雨丝,似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枝枝叶叶、花花草草上抽;
闪电一亮一亮的,如巨蟒在云层上飞跃,一个暴雷猛地在老榕树边炸开,险些把我轰懵。 
  这样的暴风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储存的食物慢慢消耗。这时我才后悔,当时怎么就不听听菁菁美妹的意见。如今,爱的村庄即将陷入食物短缺的困境。 
  
  我们如何突出困境?请看十一章。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十一 
           第一次捕捉臭老毒物 
  
  暴风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储存的食物慢慢被消耗,爱的村庄即将陷入食物短缺的困境。我后悔当初没能好好听听菁菁美妹的意见,但后悔归后悔,后悔补不来短缺的食物,后悔也不能叫暴风雨马上停止。 
  好在,好在到了第五天,老天爷终于收回了他烦躁不安的心情,将乌黑乌黑的乌云赶走了一些,雨慢慢小了下来。亡羊一定要补牢啊,我叫来菁菁美妹、小兔子团团、百灵鸟音亮亮,叫他们赶紧组织部分小伙伴,马上去补充一点食物,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尽量搬回来。 
  菁菁美妹得理不饶人:“早叫你……哼。” 
  我向菁菁美妹道歉,又吩咐他们:“找食物时,呱,一定要注意安全,每组都要留一个同伴观察放哨,呱呱。” 
  我和波果漫山遍野去找粗藤,我要用粗藤做个活套。 
找来长而粗的藤,去掉粗藤上的小枝细叶,下面的部分挽成一个大活套,剩余的给绕到大树枝上,我们只要躲在树旁,等臭老毒物一进活套,用力一拉,活套马上被拉紧,料想臭蝰蛇没的命活。我再把活套用些树叶来作伪装,不仔细看的话,真的很难分辨哪些是树枝、哪个是活套。现在就单等臭老毒物上钩了。 
  但是,事情到这里怎么能结束,要怎么来将臭老毒物引到这里呢,要怎么来引臭老毒物往活套上钻呢?对这一点,我心里还是没底。死蝰蛇总不至于自投罗网吧。 
  我冥思苦想,总也想不出来一个头绪来,便在爱的村庄散起步来,解闷解闷,顺便还可以看看在暴风雨中煎熬的小伙伴们。 
  树木在暴风雨的蹂躏下,有的已经东倒西歪,有的干脆就断了手脚,有的被狂风扯去了大半树叶,一脸怒色的呆在那里。地上满是被暴风扯下的树枝、落叶,一片狼籍。经过几天的狂风暴雨的清洗,爱的村庄仍不失美丽的面庞。只是稍微低洼的地方,积水将他们改变成一个个小“湖泊”。 
  我一直散步到村北头。村北头依然宁静。一阵微风吹拂在我的脸上,带来了一团“淅沥沥”的牛毛细雨,如雾、如尘、如烟。地上的坑坑洼洼,成了一个个小水洼。几滴雨滴在水坑里,形成了一道道波纹。雨像牛毛、雨像花针。在那欧阳贼叫蚊子把笨笨叮得“变形”的那个湖泊边,我似乎又看见了小鸭笨笨的身影。笨笨?笨笨又在干什么呢?是否也和我一样,想着怎么和死老秃子、臭老毒物一拼高低呢?还有,还有那天鹅灵灵,他又在干什么呢? 
  前面那个湖泊,将青山掩映在这绿水中,你是否会觉得山更青、水更绿呢? 
  湖泊边,有一只小花猫在垂钓。哦,是上次爱爱甜给我介绍的那个乖乖喵吧,好有闲情逸致哦。浮漂在水中动了动,有鱼上钩了。乖乖喵熟练地扯了一下鱼竿,嘿,好大的活蹦乱跳的一条青鱼就被钓了上来。乖乖喵真有口福,在这食物即将匮乏的日子,还可以美美地喝上一碗鲜美的鱼汤。小花猫取下鱼,装上诱饵……等等,等等,我的脑袋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对了!诱饵!是诱饵!呱。”我的声音很大。乖乖喵被我冷不丁地这么一叫,手里一震,手中的鱼竿都掉进了湖泊之中,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对了,诱饵!是诱饵!如果有个诱饵,还怕臭老毒物不会不请自到?现在,就剩一个问题了,就是谁来当这个诱饵呢? 
  我赶紧跑回波果的那棵大榕树,叫来好多小伙伴,告诉他们我的想法。波果一听,连声叫好。 
  “呱,那么,谁来当这个诱饵呢?”我问小伙伴。 
  团团挺身而出:“我来。我来当诱饵!” 
  一阵称赞声响起。 
  太阳重新露出了笑脸,将前几日的阴霾一扫而光,把久违的阳光洒向大地。世间的万物重现勃勃生机,新生的小草迅速钻出地面,五颜六色的花儿更显姣妍。新的一天开始了。 
  小鸡欣欣拿着一根木棒,在坚硬的岩石上磨着。小狗乖乖和胖胖的小猪拙拙见了,觉得很是奇怪,都摸摸脑袋,想不出所以然来。小鸡欣欣面露愤色,把木棒拿在手里,紧紧握住,作了个刺杀的动作:“杀了臭老毒物,刺死死老秃子。”乖乖和拙拙见了,也都捡起根木棍来。 
  天空中终于出现了死老秃子的影子。秃鹰从领地的巨石上腾起,在爱的村庄外的草地上空盘旋,妄图抓个猎物来填填肚子。草丛中也响起一阵响声,臭老毒物耀武扬威地钻了出来,但却不急以进攻,在树林外呆了好一段时间。最终还是猛地冲了进来。 
  准备拉藤的小伙伴紧盯着蝰蛇的一举一动。 
  但臭老毒物一冲进来,又极速跑出去。 
  小伙伴们“哎”了一声,失望起来。 
  我赶紧向他们轻轻示意:“嘘!呱,别出声,这是死蝰蛇的试探,很快就会回来。”小伙伴们又紧盯起来。 
  果然,臭老毒物虚晃一枪后,看看树林里没啥动静,马上就大摇大摆地溜进来。 
  臭老毒物来爱的村庄“拜访”,马上就“发现”了团团。小兔子团团假装没注意到蝰蛇,依旧不紧不慢地吃着地上的青草。 
  哈哈,前几天吃到美味的鸡肉,今天又有喷香的兔肉吃喽!臭老毒物心里想着,飞快地扑向团团。团团马上闪身,往前一窜,诱使死蝰蛇往我们做的陷阱跑来。 
  好个兔子团团,身形矫健,在老毒物的紧追不舍下还能一马当先。突然,团团猛地一跳,钻过了活套,而老毒物那“超长身体”,即使再快,也逃不过陷阱。小伙伴们揪准时机,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套住了臭老毒物。 
  臭老毒物在藤套里显得十分愤怒,使劲扭动着那碗口粗的腰,奋力挣扎着。“再扭?再扭就死命地拉,小猪拙拙,拉紧点,呱呱。”我冲着臭老毒物说。拙拙便把活套拉得更紧了。 
  小鸡欣欣拿着磨得尖尖的木棒跑出去,要去刺死臭老毒物。 
  但就在这时,死蝰蛇拼尽全力地挣扎起来,挣出活套,重重地掉在地上,转身一溜烟跑了出去…… 
  
  臭老毒物就这样跑了,还能再抓回来吗?请看下一章。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十二 
             悲情织布鸟 
  
  我们用活套将臭老毒物抓住,小鸡欣欣拿着磨得尖尖的木棒跑来,要去刺那死臭老毒物的时候,死蝰蛇拼尽全力地挣扎起来,挣出活套,转身一溜烟跑了出去。小鸡欣欣和小伙伴们都要去追。我喊道:“穷寇莫追,呱。” 
  是呀,穷寇莫追,何况这是一条其毒无比身体粗大阴险狡诈的老巨蝰,这种情况下,能拿他怎么样,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死巨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外。我倒是担心,这一次被臭老毒物溜了,他一定会有所戒心,不知何时才能再将他诱捕到。所以说,机会稍纵即逝。我在活套上的考虑,应是有所不妥,将大好机会白白浪费。 
我把活套拿起来,上面还有些许臭老毒物留下的黏液。我摸了摸粗藤,这才感觉到,藤面太滑,而蝰蛇的皮肤也是光滑的,难怪被臭老毒物给溜了。 
  该用什么来抓蝰蛇呢?这个问号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我又陷入了沉思。但是,仍凭我掸精力绝,怎么都没想出一个好答案。 
  菁菁美妹飞了来,看我仍旧在沉思之中,不敢和我说话。 
  “呱呱,怎么啦?怕我像上一次一样呵斥你?”我想起上次对菁菁美妹的呵斥,尽量让自己的脸保持着微笑的神态,虽然我心里还在为没捕到死巨蝰而闷闷不乐。 
  “也没什么事,就想叫你别一直闷在这里,去走走吧?”菁菁美妹看出我仍有不悦,说话不像先前那么爽直。 
  我、菁菁美妹邀上可可儿,沿着小道走着。 
  “灵巧儿是不是生病啦?”可可儿好像想起什么似的,问菁菁美妹。 
  “只是有点咳嗽。可能是上次暴风雨时,伤风了吧。” 
哦,难怪这几天没看到灵巧儿了,就连这次捕臭老毒物时,好像都没看到那只织布鸟,原来是生病了。哎,这几天一直忙着,都没去看看她。         “呱,不碍事吧?”我也问菁菁美妹。 
  “没事没事,全身有点无力罢了。” 
  路上碰到地鼠精灵,他也和我们一同散起步来。 
  今天的天气真是不赖,微风吹拂,将湿气慢慢散去,天空的云彩也不厚,如有谁在那里晾晒雪白的棉絮,太阳也不似往日般勤劳,打着盹,有一下没一下地露露脸,树木喝足了水,在那里很精神地显露自己的翠绿。 
  又散步到上次小花猫乖乖喵钓鱼的那个湖泊。柳树低垂,用树枝轻轻逗弄着湖面,湖水怕痒,“咯咯咯”地笑着,漾起一层层波纹。 
  乖乖喵一看又是我:“别像上次一样,一惊一乍的,吓得我鱼竿都掉湖里了。” 
  我不说什么。 
  地鼠精灵凑上去:“哇,就钓到三条啦。乖乖喵真是好样的。” 
  “好精致的鱼兜哦。还是上次灵巧儿帮你织的吧?”可可儿对鱼没兴趣,把弄起鱼网来。 
  真是一个挺精致的鱼兜,细细的柳条编的,开口处用的是较软的柳条编的,用一根藤条一系,开口就缩起来,做得很细致。鱼兜里网着三条鱼。“呱,干嘛非要用鱼网?用根绳子绑住不也很好吗,呱?” 
  “用根绳子绑?嘿嘿,那可不行,你看看鱼身,好滑好滑,用根绳子绑,一下子就给溜了。” 
  鱼身很滑,用绳子绑,鱼很容易就溜了?要用鱼网?蝰蛇的身子也是滑的,上次我们用藤套套,一下子就让他给溜了。难道也要用网?对,也要用网。我兴奋起来,抓着菁菁美妹:“呱,这鱼网是灵巧儿织得吗?” 
  “是呀。你干嘛啦!抓得我好痛啊。”菁菁美妹没明白过来,一脸的无辜。 
  “走,回去,快点走,呱呱。”我马上叫上同伴。 
  大家都很疑惑,不懂得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灵巧儿那里,累得喘不过气。 
  灵巧儿一脸病容,无力地看着我喘气,直到我缓过劲来才浅浅一笑:“怎么啦?看你累的。” 
  “呱呱,你会织网?会织很大的网吗?要织多久?呱。”我将我的问题一股脑儿全塞给灵巧儿。 
  灵巧儿不知该从哪一个问题开始回答我。 
  我知道问得太多了,嘿嘿地在那边傻笑。 
  “你就说要多大吧?”灵巧儿的声音很小,听起来好像只是喉咙在响。 
  “呱,要比死蝰蛇大三四倍,比蝰蛇长一倍。” 
  “要那么大啊,可得四五天。你想用网来网蝰蛇?嗯,是个不错的主意。”灵巧儿想想可能是捕蝰蛇用的,精神马上好了很多。 
  我点点头:“呱呱,要织那么久啊。”总觉得时间上来不及。 
  “菁菁美妹可以帮上我,只是织得慢些。你们再帮我去折柳条,去掉嫩枝嫩叶,再晒一晒。再连夜织的话,或许两天就够。” 
  “呱,可是,可是,你还生……” 
  “别可是可是了,快去,我还撑得住。” 
  我只好按灵巧儿说的去做。我叫来小伙伴,将他们分成两部分,一半去折柳枝,一半去去掉嫩枝嫩叶,并晒上一会儿,把它交给灵巧儿。 
  我们的事很快就忙完了。柳枝条堆成一个小山包一样。这么多柳条,灵巧儿、菁菁美妹仅凭两张嘴,要在两天内编出一个大她们身体几十倍的网来。这、这、这难度确实太大了。而灵巧儿的身体吃得消吗? 
  “灵巧儿,也不用急,慢慢来,别累坏了身子。”我实在太担心灵巧儿了。 
  灵巧儿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话,开始忙碌起来。 
  我吩咐可可儿、爱爱甜、波果,叫他们轮流放哨,帮着做些能做的事。 
  然而,屋漏却遇连夜雨。到了晚上,风大了起来,北风“呼呼”地吹着,风大得连大树干都直朝着南方。灵巧儿的病情加重了,不停地哈欠着,然而嘴上却仍旧忙个不停,嘴角慢慢裂开一道口子,渗出一点点鲜血。 
  燕子波果见状,连忙叫他歇停歇停。可灵巧儿这时谁的话都不听,依旧忙碌着,心里只有网,只有那该死的臭老毒物。 
  没想到,风一整天一整晚都刮个不停。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风虽然小了下来,然而凉气却一点也没变。灵巧儿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还在辛勤地工作,身子不停地发抖。我实在后悔,后悔给他们的时间太少太少,使他们拼着老命织网。我将灵巧儿嘴中的柳条紧紧拉住,叫他停下来,过几天再织。 
  菁菁美妹也停了下来,要扶灵巧儿去休息休息。 
  但倔强的灵巧儿始终不肯休息,还呵斥菁菁美妹:“就快织好了,还休息什么!干活!” 
  网继续在延长着,延长着,就剩五分之一还没织好。 
  而灵巧儿嘴角的裂口越来越大,渗出屡屡鲜血。 
  可可儿哭了起来,大叫:“灵巧儿,好灵巧儿,你停下来,你停下来吧!” 
  我们听到可可儿的哭声,都赶了过去。这时的灵巧儿,已经“哇”的一声,吐出一滩鲜血在地。那血,鲜红鲜红,红得令所有在场的小伙伴眼睛发酸。 
  终于,灵巧儿“一病不起”了。菁菁美妹守候在灵巧儿身旁,觉得不妙,一摸灵巧儿的鼻子,啊,灵巧儿已经停止了呼吸,菁菁美妹放声大哭起来。 
  我,双眼泪汪汪的,长叹一声:“呱呱,呱。” 
   
  故事如何发展下去,请看下一章。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十三 
捕捉死老秃子 
  
  灵巧儿病得泪得吐了一滩鲜血,终于停止了呼吸。我仰身长叹“呱呱,呱。” 
  菁菁美妹放声痛哭,哭得伤心欲结,哭得地动山摇。哭了一会儿,菁菁美妹把眼泪咽下去,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句话都不说,便接过灵巧儿已经织了五分之四的网,继续编起来。 
  第三天,在太阳刚刚露出红脸蛋将第一缕阳光洒向爱的村庄时,那张巨大的夺去了灵巧儿性命的网终于编织好了。 
  我从菁菁美妹手里拿起网,网非常大。这网的两端各有一个口,每个口边都有十多条较柔软的柳枝,一拉,就可以将口封住。所以只要让诱饵从一端钻进网,再从另一边钻出来,让蝰蛇进来,马上封住两口,就捕捉到死蝰蛇了。 
  我将网放置好,在两边的开口处系上藤条,又仔细地把口打开,把藤条往大树枝上一挂,仍旧用树枝树叶伪装好,安排几个小伙伴躲在树后,准备拉藤。 
  果然,臭老毒物不多久就再次来到爱的村庄,探头探脑,明显吸取了上次教训,不敢大肆进攻,只是连番试探,在那里冲进冲出。 
  我心中暗想:“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呱呱。一定得好好抓住。”  我把鸭子笨笨、小兔团团叫来,在他们耳边耳语几句。 
  鸭子笨笨“悠闲”的在村头觅食,时不时“嘎嘎”几声,诱着臭老毒物慢慢逼近。等臭老毒物要扑上来时,我在旁边“呱”了一声,鸭子笨笨拔腿就跑。臭老毒物追了一段,笨笨跳进草丛中。臭老毒物不敢再追,正要转身溜回去时,小兔团团从另一边的草丛中“冒”了出来,  “没”注意到危险,吃着地上的草儿。 
  正要溜出去的死蝰蛇,“发现”了团团,实在忍不住美味的诱惑,忘记了上次的教训,猛扑过来。团团还是像上次一样,很快冲过了陷阱。臭老毒物也猛地追了进去。 
  我一招手,小伙伴们把藤条迅速拉了起来。那张巨大的藤网马上离开了地面,在树上晃来晃去。 
  臭老毒物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调头,但一切为时已晚,网两端的口子已经牢牢地封了起来。臭老毒物在里面窜啊跳啊,气急败坏,火气冲天,却只有将长长的信子伸出来,吓唬吓唬小动物。 
  这时,圆圆与欣欣已经将磨得尖尖的木棒握在手中,眼睛里燃烧着仇恨的焰火。我在一旁“幸灾乐祸”:“臭老毒物,你的仇家来啦,呱呱呱,你的末日到了,呱呱。” 
  圆圆猛地先刺了一棍,刺中死蝰蛇的尾部,蝰蛇痛得在网里打着滚。 
  欣欣高喊一声:“为我的绒绒报仇雪恨!”拿着尖尖的木棍飞驰过去。我在旁边大叫:“打蛇打七寸,呱呱!”欣欣瞄准臭老毒物,狠狠地刺了过去,正中七寸部位。 
  臭老毒物就这样被“五马分尸”了。 
  臭老毒物被圆圆与欣欣剁成“泥巴”,这件事像长了翅膀似地“飞进” 死老秃子的耳朵里。死老秃子心里没一点点悲伤,反而高兴地狂笑起来。 
  死老秃子飞奔过来,在天空中盘旋着,哈哈大笑:“谢谢你们这些小家伙,太谢谢啦,谢谢帮我灭了那蝰蛇,哈哈哈哈。那死蝰蛇,也太没用了,竟然……哈哈,竟然轻易被小动物给灭了,哈哈哈哈。从今以后,这里都是我自个儿的天下啦,哈哈。你们这些小家伙,也全都是我的盘中餐、腹中物,哈哈哈哈。再也没有谁能和我抢食物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秃鹰一个猛子冲下来,用他强而有力的双爪抓地上的青草,将青草连同泥巴抓了起来,再将青草泥土带到天空挥洒下来。 
我知道,这是死老秃子的心理战术,他想用这种方法来吓唬小动物,叫小动物别痴心妄想,别想着对付得了蝰蛇就想对付得了他。但死老秃子一定没想到,我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正准备将他置于死地。 
  死老秃子抓住青草飞上天空,把双爪一松,青草啊泥土啊,在天空中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纷纷扬扬,满天飞舞。正在这时,死老秃子的明锐的眼睛看到,草地上有一只小鸡在悠闲地溜达。死老秃子怒上心头:“哼,简直不把我当一回事呀,还敢出来。也好也好,肚子也正好有点饿了。” 
  秃鹰又俯冲下来,一把抓住那只他认为不把他当回事的鸡。 
  当他的双爪一碰到那只鸡时,只听见“喀喀”一声…… 
  我和小伙伴有的拿着木棒,有的拿着石块,全都奋力奔跑了出去,将死老秃子团团围住,哈哈,不可一世的老家伙笑得太早啦,也有沦为“阶下囚”的一天呐。 
  死老秃子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抓小鸡的双爪怎么就被什么东西给卡住啦?愤怒的死秃鹰用力拍打翅膀,想飞上天去,那翅膀扇出的风,将附近较高的草吹地东倒西歪。但那卡住秃鹰的东西竟然被绑住,紧紧的和地板连在一起。死秃鹰只飞起二三十厘米,就重重地摔了下来。 
  大伙儿赶忙将手中的武器都往秃鹰扔去,死秃鹰气得嗷嗷大叫。 
  死老秃子吼叫一声,再次展开双翅,用力腾空,只听到“喀喀”声响,死秃鹰竟然断足保命,双爪被留了下来,身体却腾空飞走了。 
  大家都没想到,死老秃子竟然会使用上这一招,瞪着眼楞楞地看着死秃鹰飞走,飞远。 
  
  爱因斯坦究竟用什么方法让秃鹰失去了双爪,请看下一章。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十四 
捕捉死老秃子的秘方 
  
  死老秃子以为我们无力将他捕获,一个猛子俯冲下来,将一只“鸡”给牢牢抓住,没想到这却是我给他设下的一个美味圈套。但双爪被死死夹住的死秃鹰,竟然使出断足保命的一招,逃离出去。 
  燕子波果看着秃鹰飞走飞远,欢叫起来:“死老秃子飞走了,没关系。他没了双爪,就像鱼儿没了水一样,就没办法攻击小动物了。死老秃子抓不到小动物,就得饿晕饿死,就得变成一堆腐肉。现在他是给跑了,给飞走了,但最终结果,还是一样,那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得高兴,我们得庆祝。” 
  而我,虽说赞同燕子波果的某一说法——死老秃子终究是死路一条。但总觉得死老秃子会在临死之前,找我拼上一拼。 
  但小伙伴们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已经开始欢呼,已经开始雀跃了。这一次,小伙伴们是纵情欢叫,因为他们觉得,所有的敌人已经被打败——蚊子被吃了被赶跑了;
臭老毒物被五马分尸了;
死老秃子没了厉害的赖于生寸的双爪,别说来吃他们了,恐怕这时落了地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你们实在太过分了,就不等我出来再欢庆?”一阵“愤怒”之声传了过来。大家一看,是地鼠精灵从地洞里钻了出来。 
  燕子波果高兴地跑过去,用翅膀拍打地鼠精灵:“哈哈,还真是把你忘了。别生气别生气,你是这次捕死老秃子的大功臣,大家说,对不对呀?” 
  小伙伴们就高喊:“对,对,地鼠精灵是大功臣。” 
  燕子波果也在那边高呼。不过,过不多久,波果示意大家停一停:“不管怎么说,我们能打败蚊子、臭蝰蛇、死老秃子,最最最大的功臣,当属我们的充满智慧的贵宾——爱因斯坦。大家都说说,对不对,是不是呀?” 
  “那是当然哦!”小伙伴们异口同声地齐声欢叫。 
  “咦,爱因斯坦呢?” 
  我还在原地想着问题,仍旧不能想清楚,那死老秃子还能不能发动最后一次进攻。 
  燕子波果看我肯定还有事情有疑惑,说:“爱因斯坦,你看,小伙伴们都挺高兴的,如果有什么疑惑,说出来,也让大家向你学习学习怎样分析问题。何况,现在,最为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小伙伴们也都有时间来学一学了。” 
  我还是从灵巧儿织网那时说起吧。 
  我们都寄希望于灵巧儿能将网快点织出来,好去消灭臭老毒物。而我,我得想到更远。我当时想,只要网能尽快织出来,抓捕臭老毒物应该问题不大,但灭了死蝰蛇以后呢,死老秃子可能会马上向我们进攻,所以,我们得赶快想出办法来抓死老秃子。我那时,叫可可儿、爱爱甜、燕子波果去轮流放哨,轮流帮帮灵巧儿、菁菁美妹。当然,有时间我也会去看看网织得怎样了。 
  但我那时,大部分时间还是用来去想怎么对付死老秃子的办法上。 而死老秃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他有翅膀,在天空中飞翔,我们拿他没办法。只有将死老秃子引诱到地上来,我们才有机会灭了他。我顺着这个方向想,想了很久,没有一个确实有效的法子。 
  我那时已经习惯于,想不到办法就出去散步了。 
  我毫无目的的散着步,碰见地鼠精灵。地鼠精灵邀我去他那里逛逛。我跟着地鼠精灵,来到他那里,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着。忽然,我看到地上有个小玩意。地鼠精灵告诉我,那玩意是捕鼠器,是人类用来对付老鼠的。我拿起来一看,只见一块木板上,有两个铁丝夹子,其中一个夹子和木板固定住。两个铁丝夹子用弹簧连着。 
  地鼠精灵告诉我,把那个没和木板连着的铁丝夹子拉起,固定在机关里,只要一触碰到机关,铁丝夹子就紧紧夹在一起,很多老鼠被捕鼠器一夹,当场就一命呜呼了。捕鼠器厉害着呢。 
  我想,捕鼠器捕捉老鼠那么厉害,能否用来抓死老秃子呢?经过几次试验,我就找到了办法。 
  我将捕鼠器用鸡毛来伪装,让捕鼠器远远地看起来像是一只鸡一样,又用一根小藤,将地鼠精灵和捕鼠器绑在一起,使捕鼠器能够“动”起来。在这只“鸡”出现的地里,让地鼠精灵先挖好地洞,以备万一,因为若是情况不妙,或者抓到死老秃子时,地鼠精灵可以咬断小藤,钻进地洞,保证他的安全。而为了防止死老秃子带着捕鼠器一同飞走,我又用几根粗藤将捕鼠器固定在地上,粗藤也用草来做伪装。 
  结果,果真抓到了死老秃子,虽然被他跑了,却也将他的利爪给剪除了。 
  我讲到这里,燕子波果说:“这些我都懂得,小伙伴们也都略知一二,我们也将死老秃子的双爪给夹断了,那你怎么有还有疑惑呢?” 
  “不怕你们说我怕死。我总有一种感觉,死老秃子一定会在临死之前,会来找我拼命。” 
  “那我们就躲上一阵子,死老秃子也撑不久了,饿都将他饿死。”燕子波果安慰我。 
  “不,这种躲法,不是我的性格,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死老秃子什么时候死。” 
  
  那么,死老秃子有没有来找我的麻烦呢?请看大结局。 
  
有只青蛙叫爱因斯坦(第一部)大结局 
           圆满的结局 
  
  我担心着死老秃子会在临死之前,来找我拼命,害得小伙伴们也和我一样,没有了那欢庆的气氛。我实在有所愧色,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已经习惯于和小伙伴们有事没事常出去散步了。无所事事,或者想不出问题,或者需要自个儿独处时,散步就成了我的常有的事,可以看看天高云淡的蓝天,可以伸出足去戏弄戏弄溪涧的潺潺清泉,可以放开胸襟使劲呼吸新鲜空气,可以逗逗小鸟听听鸟语啁啾,可以踩着柔软的草儿想想自己的明天,…… 
  这不,我又自个儿来到那美丽壮观的瀑布面前,站在潭边的一块绿草地上,聆听瀑布飞流直下的气势,沐浴在飘散起的如烟、如雾、如尘的“细雨”之中。哇,真是爽快之极。由于前几天的暴雨倾盆,瀑布的跌势更为气壮山河,如白练般的巨大水柱从高空跌宕下来,声音非常洪亮,如狮吼、如虎啸,如龙吟。而飘散开来的如烟“细雨”随风飘扬,附近几十米的花花草草、绿树青藤都享受着天然淋浴。 
  我恨不得自己能和这大自然融为一体,纵情挥洒时间和生命。我陶醉于这万物的美妙世界,觉得所有的纷纷扰扰凄风惨雨意乱神迷都来无影去无踪。 
  但,就在这时,就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迷失于美丽万象之时,那只死老秃子的狡诈而又略显呆滞的眼光已经将我悄然锁定。 
  死老秃子自从断足保命、逃离我们的陷阱之后,将自己的双足紧紧压在巨大的花岗岩岩石上,终于将流血止住了。死秃子知道自己命悬一线、即将死去,总觉得这一切都是我所赋予给他的,他不甘心,他不瞑目,他要找我算账,他要找我拼命。死老秃子仅凭臭老毒物前几天送给他的那个鸡腿,死撑到现在。         
  如今他已知道自己很快就将死去,拼尽全身气力,腾空而起,振翅飞翔,死命在爱的村庄搜索起我来。 
  死老秃子花了很大的工夫,几乎耗尽了他最后精力,最终找到了沉醉于瀑布之中的我,凶狠的目光死死将我锁定。想都不去细想,迅速俯冲下来,念叨着:“没事找事的死青蛙,臭青蛙,烂青蛙,你死定了!”坚硬而尖锐的嘴巴就向我啄来。 
  “啊,痛死我了!”一阵面临死亡的悲惨而又迷惘的嚎叫声回荡在群山绿地森林。 
  你们看到这里,一定会认为,这嚎叫声一定是我爱因斯坦发出的吧。 
  但是,这不是事实。正真正的事实却是:我好好地呆在瀑布几百米开外,而死老秃子却在他俯冲下去的地方惨叫号哭。 
  燕子波果马上背上我,飞往瀑布。小伙伴们也全都赶了过去。 
  只见死老秃子被活活钉在埋藏于地里尖头却外露的竹尖之中。 
  竹尖被磨得尖而光滑,刺穿死老秃子的胸膛,一缕缕鲜血顺着竹尖汨汨流下。 
  死老秃子看到小动物都围过来,又看到我活生生地、毫发不损地站在他的面前,露出惊慌异常而又痛苦不堪的表情:“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泰然自若地站在他面前,狠瞪了他一眼:“这是你应该得到的下场,这是你的咎由自取。呱呱,我猜到你一定会不甘心,一定会找我拼死一搏,呱呱。” 
  实话告诉你这死老秃子吧,你所看到的,看到我陶醉于这美丽景色中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假象,倒不能说是你的眼睛欺骗了你,是因为,你所看到的,是我帮你设计地美丽飘渺的海市蜃楼。 
  死老秃子,海市蜃楼知道吗?或许你这死老秃子听都没听说过,那就简单地给你说说什么是海市蜃楼吧。 
  海市蜃楼是一种光学幻景,是地球上物体反射的光经大气折射而形成的虚像。

海市蜃楼简称蜃景,根据物理学原理,海市蜃楼是由于不同的空气层有不同的密度,而光在不同的密度的空气中又有着不同的折射率。也就是因海面上空气与高空中空气之间的密度不同,对光线折射而产生的。蜃景与地理位置、地球物理条件以及那些地方在特定时间的气象特点有密切联系。气温的反常分布是大多数蜃景形成的气象条件。出现最多的地方是海面,但沙漠、草地也有出现。 
  说了这么多,死老秃子,你或许还是听不明白,那也不好意思啦,只能跟你说,物理学是很神奇精妙很浩瀚无边的。 
  我只是利用这瀑布的水汽和夏日的炎炎光芒,在这里布下竹尖阵。而你呢,饿得发昏,又急于弄死我,最终是如此可悲的下场。你呢,即将亡于竹尖阵。来,大伙帮他齐声倒数:“十、九、八、七、六……” 
  死老秃子没想到,在他最后的时光里,我们竟然是于倒数的方式加速他的灭亡,气得一股血涌了上来。我们数到第六下时,那股血直喷出来,喷得也像如尘细雨。 
  当我们数到一时,老兔子欢欢举起手中的棍棒,高喊一声:“为我的百乐喜报仇!”将尖尖的棍头刺进秃鹰的胸膛。 
  小伙伴们现在是毫无顾忌,不不,是肆无忌惮地纵情歌唱,欢笑和泪水同时出现在脸上,紧紧相互拥抱。 
  因为这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这蓝天、这白云、这瀑布、这花儿、这小河……从今以后,又全都回归到他们的怀抱。 
  (全文完) 
  
  后记: 
  看见小伙伴们相亲相爱地拥抱在一起,我想起一定会回到家乡的誓言,想起我那清秀可人的家乡,便在他们欢呼雀跃的时候,悄悄和燕子波果道别,只身溜回了自己的家乡。 
  啊,可人的家乡,我又回来了,爱因斯坦又回来了。看到家乡,我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这次回来,我发现自己成熟了许多,发现自己也会像喜欢数学物理一样,喜欢上音乐了。在我的爸爸的辛勤教导下,我终于也能唱出几首好听的歌了,当然,怎么也比不上我的爸爸,然而,我和我的爸爸都已经心满意足。 
  我的爸爸、我爸爸的爸爸决定为我举办一场音乐会。 
  我邀请了爱的村庄的所有小伙伴,又叫小兔子奥玛去请来蝙蝠西西米。 
  音乐会举办地很热闹,大家都跟着节拍,喊啊叫啊,唱啊跳啊,通宵达旦。 
  不过,这里我还是要说明一下:我以前讨厌唱歌,所以也讨厌我的爸爸,我甚至于不爱提及我爸爸的名字;
而如今,我和我的爸爸相处甚欢,也应当将他的姓名给说一说——我的爸爸名叫歌声美,这名字好听吗?哦,比我歌宝的名字顺耳一点呀。 
  好了好了,跟你们聊了那么多,你们一定听烦了、听腻了。好在,你们很快就会有一大段时间听不到我的吵叫了,因为,秋风乍起,天气渐凉,黄叶飞舞,枯草萧瑟,我再有不久就得去冬眠了。 
  再见。 
  再见!